协会动态
  • 关于征求《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征求意 (2018-05-15)
  • 监理行业诚信建设的新起点 (2018-05-15)
  • 关于征求《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征求意 (2018-05-15)
  • 关于开展公路水运工程监理工作视频短片征集 (2018-05-11)
  • 关于召开第八届全国交通监理文化建设研讨会 (2018-05-11)
  • 天津市建设监理协会第四届第二次会员代表大 (2018-05-10)
  • 监理资料管理知识竞赛决赛取得圆满成功 (2018-05-10)
  • 关于开展纪念工程监理制度30周年成果展示活 (2018-05-10)
  • 交通运输部关于印发《公路养护工程管理办法 (2018-05-07)
  • 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对甘肃省折达公路隧道 (2018-05-07)
  • 暴雨黄色预警发布 未来3天南方地区将有较强 (2018-05-06)
  • 交通运输部关于印发《公路养护工程管理办法 (2018-05-05)
  • 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对甘肃省折达公路隧道 (2018-05-05)
  • 关于接纳北京德通达交通工程监理咨询有限责 (2018-04-25)
  • 交通运输部关于发布《水运工程标准体系》的 (2018-04-25)
  • 关于推荐协会第五届理事会理事、常务理事的 (2018-04-25)
  • 关于2018年公路水运工程建设领域守信典型企 (2018-04-25)
  • 关于公布《中国建设监理协会专家委员会管理 (2018-04-25)
  • 关于开展纪念工程监理制度建立30周年征文活 (2018-04-25)
  • 中国建设监理协会关于合作开展监理人员业务 (2018-04-25)
  • 关于请交纳2018年度会费的通知 (2018-04-25)
  • 关于公路工程监理企业资质申报信息情况的公 (2018-04-25)
  • 关于召开全过程工程咨询与项目管理经验交流 (2018-04-22)
  • 关于开展纪念工程监理制度建立30周年征文活 (2018-04-17)
  • 关于接纳北京德通达交通工程监理咨询有限责 (2018-04-14)
  •  友 情 链 接

    线上百家乐当前位置:主页 > 线上百家乐 >

    “被偷拍”的副局长落马 偷拍者能免责吗

    时间:2018-05-2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最近,浙江黄岩“偷拍门”事件有了新进展。5月21日,台州市黄岩区委宣扬部发布新闻,黄岩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城市治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周祥辉涉嫌重大违纪守法,目前正在接收纪律审查和监察考察。同日,台州临海市公安局宣布通报,原民警池文因涉嫌侵占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当地警方采用刑事强迫办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察中。

    此事被公然报道当前,引发了普遍关注。事件所触动的权利与权利的边界、人情与法理的抵触,也引发了大众的探讨与思考。公民应当如何公道、正当地监督官员?如何在维护公民隐衷与监视官员行为之间找到均衡?这些问题的答案,都不简略。

    在周祥辉被查的消息发布之前,良多人都在质疑,为什么官员与人在地下车库偷情而被偷拍,却并没有受到制裁。尤其令人惊奇的是,此前,还有人为周祥辉辩解,表现“周某和林某的不合法性关联并未广泛传布,亦不导致家庭决裂,并未造成不良影响”,因而并未予以处罚。这样的辩护,切实令人难以满足。

    周祥辉此次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完整颠覆了这番荒谬的“辩护”。周祥辉涉嫌“严峻违纪违法”的官方表述,阐明他的问题恐怕不仅是“不正当性关系”罢了,恐怕还有更严峻问题,甚至于触犯了党纪国法。而他此前为了遮蔽本身罪恶而做出的种种尽力,终极宣布破产。

    然而,事件不长短黑即白。周祥辉的落马诚然“不孚众望”,可是,偷拍周祥辉偷情的民警池文,岂非就该免责吗?谜底恐怕也是否认的。

    依据当地警方的说法,池文并非只有这一次偷拍行为。自2015年起,他先后从网上购置多套定位器和密拍装备,对池某、潘某、胡某等10余人,频繁进行定位跟踪跟偷拍,并利用职务之便,非法获取行踪轨迹、住宿信息、车辆信息等公民个人信息1000余条。也就是说,他曾屡次、大批获取别人的个人信息。而在这个进程中,他还曾应用了警察的身份方便。假如这些指控全体属实的话,则池文的行动已经冲撞刑法,涉嫌侵略国民个人信息罪。

    目前,警方尚未表露更多的信息,不知池文为何跟踪、偷拍其余人,又是怎么处置那些个人信息的。但无论如何,他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做法,都是违法行为,应当为此付出代价。在这个问题上,只有有非法收集的行为,就象征着对公民权力的侵犯。其违法情由并不由于“抓贪腐官员”而取得宽宥。

    当然,咱们也应该留神到,池文固然以非法方式收集公民个人信息,但并没有对外广泛扩散,也没有出卖获利,更没有以此威胁当事人,而是将举报信息发给了纪委。因此,如果池文没有犯下目前尚未被披露的更严重的罪行,对其行为的惩戒,也会把持在合理限度之内。

    毫无疑难,池文在举报周祥辉的过程中应用的“取证方法”是很不正当的。不外,在举报人与被举报人位置迥异的情形下,“逼上梁山”往往是无奈的抉择。据报道,池文在偷拍之前,也曾尝试过电话举报、书信举报等多种门路,均杳无音信。这也恰是周祥辉落马后,公家关注偷拍者池文的运气是否会“反转”的深层起因。只有畸形的举报道路畅通,监督机关与公民举报之间构成良性互动,公民才不会如斯焦急。


    上一篇:两国共赢 世界福音??国际社会解读中美经贸磋商取得共识
    下一篇:没有了


    主办:中国建设监理协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四环北路158号慧科大厦10层B区
    承办:北京华建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邮编:100142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09084838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