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动态
  • 王学军秘书长应邀出席浙江省建设工程监理管 (2018-06-21)
  • 《公路水运工程监理企业资质管理规定》解读 (2018-06-08)
  • 交通运输部:公路水运工程监理企业资质管理 (2018-06-08)
  • 中国建设监理协会王早生会长一行到云南调研 (2018-06-07)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行政规范性文件制定和 (2018-06-07)
  • 《房建市政工程监理招标评标办法》解读大会 (2018-06-05)
  • 山西省建设监理协会召开四届七次理事会 (2018-05-29)
  • 关于2016-2017年度鲁班奖工程项目监理企业 (2018-05-29)
  • 吉林省建设监理协会举办总监理工程师质量安 (2018-05-23)
  • 关于征求《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征求意 (2018-05-15)
  • 监理行业诚信建设的新起点 (2018-05-15)
  • 关于征求《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征求意 (2018-05-15)
  • 关于开展公路水运工程监理工作视频短片征集 (2018-05-11)
  • 关于召开第八届全国交通监理文化建设研讨会 (2018-05-11)
  • 天津市建设监理协会第四届第二次会员代表大 (2018-05-10)
  • 监理资料管理知识竞赛决赛取得圆满成功 (2018-05-10)
  • 关于开展纪念工程监理制度30周年成果展示活 (2018-05-10)
  • 交通运输部关于印发《公路养护工程管理办法 (2018-05-07)
  • 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对甘肃省折达公路隧道 (2018-05-07)
  • 暴雨黄色预警发布 未来3天南方地区将有较强 (2018-05-06)
  • 交通运输部关于印发《公路养护工程管理办法 (2018-05-05)
  • 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对甘肃省折达公路隧道 (2018-05-05)
  • 关于接纳北京德通达交通工程监理咨询有限责 (2018-04-25)
  • 交通运输部关于发布《水运工程标准体系》的 (2018-04-25)
  • 关于推荐协会第五届理事会理事、常务理事的 (2018-04-25)
  •  友 情 链 接

    买球当前位置:主页 > 买球 >

    没有儿子不体面? 山东费县男婴买卖现象调查(图)

    时间:2018-06-3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马玲的丈夫邵春生,是山东省临沂市费县北毕城村人,在城北乡经营一家家具店,家庭前提在当地算中等偏上。但他们总有一个心结打不开??膝下无子。

    邵春生说,这是不光荣的事。在当地,买男婴的当面,有老无所养的担心,但更多的则是旧风气构成的传统观念??没有儿子,不体面。

    愚昧的观念,天然催生一个男婴贩卖市场。为当地供给男婴的人,是费县岔河村的李云生。曾因拐卖人口、儿童两次入狱的李云生,在贩卖儿童的链条上,充任的角色是“二道贩子”,他的上线是山西省的两名女子,其中一名叫刘文慧。她们负责在山西“收购”男婴,卖给李云生,李云生再加价卖给当时接洽好的费县的农村家庭。

    2017年6月24日,因大众匿名举报,此案案发。横跨山东、山西两省,至少11人涉案的拐卖儿童案浮出水面。当年7月4日,李云生及“介绍人”邵宗良(邵春生父亲),被费县警方刑事扣押。

    2018年6月25日,新京报记者从李云生辩解人处取得的裁决书显示,费县国民法院查明,2016年7月份至2017年6月底,李云生先后从山西省忻州市代县的刘文慧及另一名女子处,购置6名男婴,自行或者通过邵宗良居间先容,卖给冯景明、张涛、邵春生等6人养育至今。

    李云生获利28000元,邵宗良获利2000元。2018年3月2日,费县人民法院一审讯决,李云生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邵宗良犯拐卖儿童罪、拉拢被拐卖的儿童罪,获刑三年六个月。被告人均未提起上诉。

    新京报记者从刘文慧的家属处获悉,除刘文慧外,她的丈夫、妹夫和母亲均因涉及此案,陆续被山西警方抓获。目前仍在审理当中。

    “买个儿子回来”

    邵春生的烦恼,也是当地其余没有儿子家庭的懊恼。他们的主意跟邵春生一样,“买个儿子回来”

    费县地处山东省中南部,位于沂蒙山区腹地。和中国一般村落类似,农村的青壮劳力大多外出打工,年纪偏大的人,则在家里办理着多少亩农田。

    这几年,跟着经济发展,村民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都有了很大变更。进村的途径变成了平坦的水泥路,两侧的低矮平房也被两三层的小楼代替。小卖部门口贴着支付码,村里人都理解用微信支付。

    但生涯方法的提高,并没能完整转变他们一些愚蠢的传统观点,尤其在“传递香火”这方面。邵春生说,在这里,家里不男孩是很没有颜面的事。

    邵春生和马玲决议要一个儿子。

    6月22日,费县朱田镇良田村张涛的超市外景,他曾在李云生手上买过一个男婴。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

    邵春生的烦恼,也是当地其他没有儿子家庭的烦恼。比方,桥庄村的王利英、葛沿村的冯景明、良田村的张涛。他们的设法跟邵春生一样,“买个儿子回来。”

    为他们提供男婴的人叫李云生,今年55岁。早年间,李云生的母亲改嫁到北毕城村,邵宗良很早跟李云生意识。他还知道,李云生“曾经干过这种事”。

    不出两个月,李云生跟邵宗良约定以七万二的价格在日兰高速费县出口“交易”男婴。邵春生猜想,抉择那里是不轻易被发现。

    邵宗良拿出40000元,邵春生拿了32000元,凑够买男婴的钱。邵春生看到男婴时,“像是出生没几天,身上裹着薄毛毯。”依照李云生的说法,“小孩不是偷的,不是抢的,是人家父母生完后不想养了。”

    买来的男婴,解开了邵家人多年的心结。新闻在村里传开后,王利英等人陆续通过邵宗良或其别人,联系上李云生。

    和邵春生家一样,桥庄村的王利英生了两个女儿。王利英的大女儿今年20周岁,小女儿12周岁。

    葛沿村年近50岁的冯景明也越察觉得须要一个儿子。“人老了,还得靠儿子照料。”他的妻子说。

    新京报记者失掉的判决书显示,2016年9月份,王利英通过邵宗良介绍,花80000元从李云生手中买来一名男婴;2017年6月,冯景明破费85000元,从李云生手中买来一名男婴。

    判决书显示,2016年7月份至2017年6月底,一年时间内,李云生先后从山西省忻州市代县的刘文慧及另一名女子处,购买6名男婴,自行或者通过邵宗良居间介绍,卖给冯景明、张涛、邵春生等6人豢养至今,总共获利28000元。其中,2017年5月份至6月份,仅一个月时间,李云生卖出三名男婴,他以总价222000元的价格从刘文慧处购得三名男婴,转卖给包含冯景明在内的三个村民,从中获利23000元。

    7、8万元对他们来说,不是一笔小数量。冯景明、王利英等人靠种地、打零工为生,刨去生活开销和女儿的膏火,一年下来也存不了多少钱。

    张涛记得,花80000元买了小孩后,家里仅剩下12000元。一个月后,他的腹部长了一个瘤子,他不得不跟亲戚借了10000多元治病。40多岁的他,在开小卖部之余,又在外村包了10余亩果树林种植。他感到儿子是全部家庭的精力支柱,有了这个“货色”,人能力有干劲。

    费县乡村墙上随处可见上述标语。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

    拐卖儿童三进宫

    李云生对贩卖儿童的生意早已驾轻就熟,在跟邵家做“交易”之前,他曾因拐卖人口、儿童被判过两次刑

    从提出买婴的恳求,到抱到孩子,买家大多只要等两个月。邵春生说,他们据说李云生有途径,但没想到那么快。实际上,李云生对贩卖儿童的生意早已任重道远,在跟邵家做“交易”之前,他曾因拐卖人口、儿童被判过两次刑。

    和李云生相识的王少将告知新京报记者,李云生16岁那年,他父亲逝世,母亲再醮。李云生小时候没人管教,上完小学就退学了。

    20多岁时,李云生到本地打工。王少将说,大概上世纪90年代初,李云生在内蒙古结识了一群人贩子,开端做起人贩生意,后来因而获刑。

    李云生第一次犯法入刑是在1994年。据判决书显示,1994年3月2日,31岁的李云生,因犯拐卖人口罪被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盟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第一次犯罪刑满开释后,李云生回到老家岔河村,但没有找到固定工作。王少将说,当地村民以种植果树谋生,青丁壮则在邻近的罐头厂打工,假如干的勤快,一年到头能挣下两三万。李云生不乐意受管制,坚定不去罐头厂上班。

    尔后,李云生“倒卖过生果,也卖过蔬菜,后来不知怎么的,又开始倒卖人口了”。王少将告诉新京报记者,李云生卖孩子的事,在村里不是机密,“头些年,咱们村有好几个人从他那抱过孩子。有时候打几个电话,别人就把小孩送来了。”

    判决书显示,2010年8月26日,李云生因犯拐卖儿童罪,被费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4年1月24日,他获得减刑释放。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显示,李云生在服刑期间,认罪服法,遵从管教,受到记功1次、表彰1次、褒奖2次的嘉奖,确有悔改表示。

    但“悔改”两年后,李云生第三次重操旧业。2016年7月份至2017年6月底,一年时光,他一共贩卖了6名男婴,获利28000元。王少将说,在当地农村,这笔钱并不是一个小数字。农村人种十四五亩地,辛劳耕作一年,也才能挣下二三万元。

    和李云生同村的人以为,他靠卖孩子发家,给儿子在费县县城买了屋子和车,但李云生的妻子王爱香则表示,车和房子都是儿子、儿媳贷款买的,房子的首付款70000元,是从亲戚友人处借的。她说,家里人并不晓得李云生卖小孩的事,他赚的钱也素来没有往家里交过。

    王爱香认为丈夫是在“行好”。山东省一名警界人士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一些农村地域,村民对介绍、收买儿童景象司空见惯,认为是积德、做善事,不认为是守法犯罪。王爱香更多是在感叹丈夫没有发外财的命,“干一次被抓一次。” 她的儿媳说 。

    累犯,应从重处罚

    法院认为,李云生以出售为目标,贩卖多名儿童,应该以拐卖儿童罪查究被告人李云生的刑事义务,其系累犯,应答其从重处罚

    费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办案阐明显示,该案系2017年6月24日干部匿名举报案发。

    2018年2年6日,该案由费县人民检察院向费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7月份至2017年6月底,李云生先后从山西省代县阳明堡镇堡内村刘文慧(另案处置)、山西省一女子(实在身份不详)手中,购买6名男婴。其自行或者通过被告人邵宗良居间介绍,以72000元到85000元不等的价格,出卖给邵春生、王利英、马红闲、张涛、丁宁、冯景明喂养至今。

    费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情形说显明示,2017年8月,山西警方将刘文慧抓获,但她始终是零笔供,警方无奈获取李云生犯罪的相干印证资料。新京报记者从刘文慧的家眷处获悉,刘文慧的母亲、丈夫及妹夫也因涉及此案,陆续被抓。目前仍在审应当中。

    李云生的辩护人赵志纯提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云生犯拐卖儿童罪的事实和罪名均没有异议,然而认为被告人李云生没有对被拐卖的儿童造成任何损害等成果;自动、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认罪悔罪、犯罪数额不大等情节,应当对其从轻处罚。

    邵宗良的辩护人提出,邵宗良只是居间介绍,应该系从犯,主动、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认罪悔罪,应该对其从轻处罚。

    法院认为,李云生以出卖为目的,贩卖多名儿童,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追究被告人李云生的刑事责任,其系累犯,应对其从重处罚。

    3月2日,费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判处李云生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判处邵宗良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其余6名收买儿童者,犯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分辨获缓刑。其中,邵春生、王利英、马红闲自行投案,冯景明经警方电话传唤后归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形成自首,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张涛、丁宁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

    新京报记者从辩护人处获悉,判决后,被告人均未提起上诉。

    2015年8月29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刑法修改案(九)。订正后的刑法自2015年11月1日开始实施。其中有一条划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迫害行动,不妨碍对其进行解救的,能够从轻处罚。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王常清律师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刑法由底本规定的免于刑事上的处罚,变成从轻或减轻处罚,就好许多。

    目前,被拐卖的男婴仍养育在上述获缓刑的6人家中。邵春生说,他们当初“最惧怕人财两空”。一旦有车辆和生疏人到村庄四周,他们就会预测是来要孩子的。

    斩一直的市场

    缉毒破案的比例、法网的密度,要比拐卖妇女儿童的比例大得多。相较而言,对于贩卖儿童的打击,警方配备气力稍显不足。只要干,伸手就会被抓,这个才是威慑力

    为李云生提供男婴的人则是山西的刘文慧和另一名女子。在这个利益链条上,李云生和她的上线刘文慧,都是“二道贩子”。刘文慧负责在山西忻州当地“收购”男婴,李云生则负责在费县与买家对接。婴儿则像一件“货物”,出身没多久,便经由三四次倒手,层层加价,辗转到其他省份。

    李云生背地的贩卖儿童工业链,虽经有关部分多年打击,但始终未斩断。

    新京报记者通过裁判文书网检索发明,2014年2月10日至今,费县人民法院公然的拐卖儿童案,一共有11起,波及儿童23名。梳理发现,被拐卖的儿童多来自四川、山西等地。早在2010年,媒体报道称,山西忻州一名刚诞生的男婴,两天之内倒手五次,被卖到山东费县。价钱从最初的27000元涨到60000元。

    山西忻州代县当地一名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30年前,就有人贩子开始在当地收孩子,往山东卖。“生了孩子养不起或者不想要,便以4、5万元的价格卖给人贩子,再由人贩子倒手卖到别处。”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学院副教学李春雷博士曾经把20002013年之间,媒体公开报道的133个拐卖儿童犯罪案例进行了剖析。得出的论断是,拐出婴儿与拐入婴儿总体趋势是,重要由云南、四川、山西和河南拐出,向沿海的两广地区、福建沿海和山东沿海地区拐入。

    拐卖儿童团伙化趋势显著。已从传统的单兵作战、亲戚搭伙,发展为“上线”寻找卖家、 “下线”寻找买家、“旁边人”勾兑高低、“运输人”负责“送货”的一条龙的团伙性组织行为,造成了完全的利益链条和成熟的操作模式。此外,在儿童被拐案件中,受金钱利益驱动、重男轻女等因素影响,有超过一半的案件都是由亲人甚至亲生父母所为。

    曾有网友提到,对于人贩子应处以重刑,这样才干斩断拐卖儿童的链条。对此,王常清律师接收新京报采访时表示,一味加强处分,用极刑、严刑并不会起到很好的效果。惩处力渡过大,必定水平还会加大被拐儿童的拯救难度,从罪恶角度而言也是不适当的。

    王常清律师说,即使加大惩处力度,也不会起到好后果。拐卖儿童案件破案率低、收益高,100个里只能抓到几个人贩子,但对于人贩子而言,一两次的胜利贩卖就能带来足够高的好处,这会让良多人有幸运心理。

    拐卖儿童案件屡禁不止,不仅仅是法律表彰不足,很大起因是破案率低、打击力度不足。王常清表现,相较于毒品,公安成破缉毒大队、惩处跟打击力度更严,让人“不敢为”。缉毒破案的比例、法网的密度,要比拐卖妇女儿童的比例大的多。相较而言,对贩卖儿童的打击,警方装备力气稍显不足。只有干,伸手就会被抓,这个才是威慑力。

    没有收买,就没有拐卖。农村地区传统的“养女不如生儿”的生养观念不改变,拐卖儿童犯罪恶为就难以革除。

    (应被访者请求,涉案职员均为化名)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实习生 卢功靖 发自山东费县




    上一篇:共创共享共富 浙江海盐“羊倌”织就乡村致富路
    下一篇:没有了

    主办:中国建设监理协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四环北路158号慧科大厦10层B区
    承办:北京华建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邮编:100142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09084838号-13